小扎想给世界发钱,但这价值可能还不如 Q 币

小扎想给世界发钱,但这价值可能还不如Q币

6 月 18 号晚,Facebook 官宣了发币的消息。币名 “Libra”,意为 “天秤座”,象征着平等与公正。2 天过去,这个担负着去中心愿景的数字货币体系构想聚焦了国内外一线媒体以及公知们的视线。

 

马化腾说技术很成熟,难点在监管。王兴说策略很清晰,先把 200 多个弱国的货币系统替换掉,剩下的随机应变。

 

根据白皮书给出的关键信息,技术流和逻辑流分别指出了难点和痛点。“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构想,难点是怎样在现有监管下实现,痛点是 “搞定” 200 多个小国家代表的错综复杂的利益体。

 

Libra 锚定的是多国法币组成的 “一篮子货币”,BBC 的报道中称其为 “GlobalCoin”。你可以把 Libra 理解为 Q 币,1Q 币等于 1 美元,你可以用它在 QQ 系统内买任何等价物。Libra 目前有涵盖投行、移动支付、出行、电商等领域的 28 家合作机构。也就是说,只要你的 Facebook 账户里有 Libra,你就可以用 Libra 在上面提到的场景使用。

 

涵盖国家多不是问题,就像如果 Q 币能在淘宝上买猫粮,我也愿意。但问题是,马云愿意吗?同理,那些被 Libra 替代的国家的金融机构愿意吗?

 

成为全球货币之前,扎克伯格要面临的首次考验,是即将来临的 7 月美国听证会。借用业内人士的话来说 “连这是个什么东西都还没搞清楚,怎么就开始畅想了。”

 

可以预见的是,即使拥有 27 亿人的数据,扎克伯格的区块链构想依然是个 “加密货币乌托邦”。

 

距加密货币理想国,还差 150 年

 

Facebook 发币早已不是新闻,最终成品也没让关注者失望 —— 足够有噱头。宏大的构想和难以逾越的监管鸿沟引发了数轮话题和讨论,但 “无国界货币 “的设想,更像是扎克伯格自己的理想国,尤其在 Facebook 已经不被信任的情况下。

 

即使目前各方消息都透露扎克伯格已经提前和美国相关监管机构 “打过招呼”,仍有不少机构的重要人士公开表示了质疑。

 

在宣布发币的同一天,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 Maxine Waters 公开表示,Facebook 应该停止 Libra 的开发,等监管了解 Libra 的真正作用,评估可能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的影响后再做决断。美国参议院下属的银行委员会(Banking Committee)也在同一天宣布,将在 7 月 16 日举行听证会,以 Facebook 创建的全球数字货币计划 Libra 为主题。

 

距离 “泄密门” 不到一年,7 月 16 日,Facebook 将再次成为聚光灯下的主角。只不过,此次接受拷问的对象,从小扎换成了 Facebook 的区块链业务负责人 David Marcus 。

 

一方面,国内币圈自嗨式的吹捧,足以证明 Libra 符合区块链信仰者心中对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体系的想象;另一方面,无国界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遭到国际权威机构的争相质疑。显然,后者的表现更符合一个新生事物所要面对的正常情况。

 

金融体系如此成熟的美国监管都如此谨慎,并非没有道理。Libra 白皮书中关键问题并未明确,发币机制、币的购买与资金处理,币的价值锚定与兑换规则,以及管理节点的钱、权、责对应关系等,每个都对应着 Libra 的性质和对应的监管。因此此文不对不确定情况下的监管做探讨。

 

可即使抛开白皮书中言辞模糊的部分,就 “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的表面意思来看,只充当第三方支付中介币的 Libra,也面临不少问题。

 

Facebook 在 2018 年年末内测试 WhatsApp 的支付功能,因此在扎克伯格公开布局区块链的时候,舆论预测 Facebook 发行的数字货币会用于旗下 Messenger、WhatsApp 和 Instagram 的内部流通,就像 Q 币能买 QQ 秀和腾讯系游戏道具一样。

 

如今, Libra 将主要的功能集中在内外部多场景的交互支付使用上。目前加入的 28 家机构中,比较熟悉的有 Mastercard、VISA、PayPal、Uber、eBay 等国际知名度较高的公司。这也意味着,Libra 的功能,用户充值法定货币买 Libra,用 Libra 付账单、打车等,延伸到更广的提现、汇款等场景中。

 

举个例子说,买一个比特币到使用,要先拿银行账户的钱,在 OTC 平台买币,买到币再体现至钱包,最后再去支持 BTC 支付的店铺消费。这个过程, 至少涉及 3 个机构 —— 银行、OTC 平台、特定商家。第三方支付操作早已跑通,支付宝、微信支付就是典型。目前,支持 Libra 的消费场景已经有数十个,只要银行开通支付渠道, 这一商业模式没有问题。

 

但问题在于,这个模式真正的难点在于 Libra 是虚拟货币, 虚拟货币即使能够使用,也要基于法定货币设定价值。而 Libra 不是 1:1 锚定某个法定货币,是一揽子货币。充值成 Libra 问题不大,可要将 Libra 提现为不同国家的法币,就需要建立一个将 Libra 兑换成不同国家货币的汇款机制。

 

这个目标多庞大呢,参见世界最大的国际汇款公司 Western Union,其建立一个覆盖 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年转账金额 3000 亿美元的全球电子汇兑金融网络花了 150 年。

 

毫不夸张,Facebook 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

 

别忘了扎克伯格的 “坏出身”

 

“泄密门” 的用户怨气还未平息,扎克伯格在此时提出全球货币计划,看似意图难以捉摸。

 

为什么 Facebook 的隐私缺陷已经被公认,还要做国家货币这类的金融业务?隐私保护方面异常严格的欧洲相关政府人士也发出质疑,Libra 将使 Facbook 在控制个人数据的基础上增加金融信息,用户隐私面临更多风险。

 

Facebook 区块链负责人 David Marcus 回答彭博社提问时回答,现在是最佳时刻,因为 Libra 采用的是去中心化的治理模式,各个利益方一起来维护,各自只占 1% 的控制权。

 

这个做法很聪明。Libra 由 Libra Association 管理发行,而后者的组成由 Facebook 主导。也就是说,Facebook 将币的发行管理权卖给其他机构,按照 100 个机构,每个机构最低 1000 万美元的设定,Facebook 融到至少 10 亿美元的同时,洗脱了窥探甚至操控用户隐私的嫌疑。

 

官方名义上,Libra Association 是非盈利组织组成的自治机构。但谁愿意花 1000 万美元买个慈善名号呢?

 

白皮书中写道:Libra Association 会优先给协会成员加密货币,鼓励成员在自己的生态内使用 Libra 进行支付并将其推广。作为 Libra 最重要的组成部分,Libra Association 的目的是管理和协调 Libra 的生态发展,制定生态管理框架的规则。也就是说,以后 Libra 具体的分配奖励,都由 Libra Association 决定,其本质上是一个利益分配团体。


为了证明动机纯良,Facebook 将 Libra 的公司主体 Libra Networks 注册在瑞士,一个对加密数字货币相对友好的中立国。但白皮书也写了,鼓励 Libra 在合规交易所上架交易。这恐怕是每个币圈人都熟悉的常规操作。

 

上线交易还能维持价格稳定吗?扎克伯格大概也不敢保证。

 

有人将 Libra 看作扎克伯格建立超主权的去中心化货币体系的理想实现。他有没有如此崇高的理想没人知道,但你可以回顾一下他的发家史。

 

作为精准推荐的鼻祖,Facebook 利用用户个人信息形成用户的精准画像,投其所好,才成就了如今的 5000 亿美元市值。广告至今仍是 Facebook 收入的主要来源,用隐私赚钱,成就了如今的扎克伯格。

 

另外,Facebook 萌生于扎克伯格一个带有恶作剧性质甚至肤浅的举动 ——2004 年,他盗取哈佛大学学生的照片,搭建一个以选出校花为目的的网站,后来差点因为侵犯个人隐私被学校退学。

 

发展至今,Facebook 已经成为一款国际性社交软件,拥有 27 亿活跃用户是它不可替代的优势。但就目前来看,仅仅是做第三方支付中介,Libra 也有难以跨越的门槛。

 

牌照有了吗?监管同意了吗?合作的机构谈好了吗?涉及如此多的国家和利益体,即使是坐拥 27 亿活跃用户的扎克伯格,也难以预测结果。

 

且不说这些客观阻碍,主观上,Libra 自己或许也没做好准备。实际上,Libra 的初始想法来源于其区块链负责人 David Marcus。

 

David Marcus 入职 Facebook 前,在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任职,就此产生了利用区块链技术重造支付系统的构想。也是 2018 年年初,扎克伯格第一次透露自己对区块链、加密货币有所关注,想要用加密货币 “向人们赋权,将利用区块链技术对 Facebook 进行改进。

 

“(David Marcus)跟扎克伯格关系很好,也建立了信任,游说扎克伯格很久才同意这个项目。” 一名 Facebook 前员工称,Libra 在 2018 年就已开始立项,技术尝试花了很多时间。项目甚至一度停摆,在扎克伯格的力挺下坚持下来,至今也只给出一个构想而已。

 

取代微信、支付宝?不是没必要,就是没条件

 

“子弹” 飞至现在,“美国借机重塑世界金融体系,中国数字货币进程再退一步” 的论断也出现。不得不承认,脑洞有多大,世界就有多精彩。

 

很多人对 Facebook 寄予了厚望。昨天去参加一个业内交流,一位 Facebook 前员工甚至用 “打破旧世界” 来形容 Libra。

 

在区块链概念引进中国后,技术的作用被过度神话,导致区块链一度成为圈钱的工具。国际巨头的进入引人遐想可以理解,但区块链技术的价值体现在更具体的场景上早有例子。比如腾讯基于区块链的发票,蚂蚁金服的跨境转账汇款。当然,Facebook 这次也没有例外,引入出行、电商等具体场景。

 

也有人认为,中国移动支付领先的状态让 Facebook 有了 “抄袭” 中国企业的想法。中国的移动支付普及率居世界第一,对外输出技术的案例不在少数。但就像马化腾的评论,“技术都很成熟,” 关键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

 

抛开中国监管对发币的限制来看,币圈都已开发出一键发币的功能,腾讯、蚂蚁金服发币没有任何技术门槛。但发币的意义在哪里呢?

 

Libra 有其合理性。至少在金融体系失效的国家,比如需要背着一麻袋纸币去买日用品的津巴布韦,虚拟货币的使用方便又快捷,Facebook 背书的 Libra 作用堪比比特币。

 

Libra 白皮书中称,美国零售业由于使用现金,每年产生 400 亿美元经济损失;那些没有银行帐号的美国人,每个月的生活支出比银行用户多 4 美元 —— 言下之意,有了 Libra ,你可以省不少钱。而 Libra 如果在全世界范围内提供金融服务,能够多创造 3.7 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

 

后面这个数字是怎么算的不清楚,但将金融活动转移至线上就安全吗?英国 2017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网络攻击平均每年造成经济损失 530 亿美元。

 

Libra 存在的必要性还在于,解决世界上无法享受金融设施的群体的金融需求。在移动互联网全球普及率超 85% 的 2017 年,仍有 17 亿人没有银行账户。这个数字代表着,手机可以代替传统的银行站点,成为新的金融基础设施。

 

现实情况是,没有银行账户最多的国家是中国,人数达 2.24 亿人;第二名是印度,总数 1.9 亿。需要明确的一点是,把 Facebook 当作首要社交通讯工具的国家,大都是金融基础设施覆盖率极高的发达国家。反之,在人口数量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尤其是中国和印度,Facebook 的用户并不多。

 

以中国为例,如果说支付宝、微信都不能覆盖的地方,Facebook 凭什么能覆盖?或者说,人们凭什么信任 Facebook 而不是支付宝或微信?同理可推任何一个具有完善的金融机构和设施的国家。而 Facebook 作为社交主场的印度,对应的不是信任问题,是贫穷问题。

 

印度 13 亿人口中,1/3 生活在城市。2016 年,印度网络覆盖率为 35%,也主要集中在城镇。也就是说,享受不到金融基础设施的,是少数极度贫穷落后的农村地区。那么问题来了,连当地政府都无法渗透的地方,Facebook 凭什么能覆盖呢?要知道,Facebook 在印度的用户量级只有千万,没有银行账户的印度人却多达 1.9 亿。

 

此外,Libra 应用于上述场景还需要两个前提。第一,用户有智能手机,有数据连接,随时可以使用 Facebook ;第二,保证 Libra 本身的价格稳定(全球范围内)。 硬件、软件都跟上,Libra 的作用也仅限于此。

 

至于那些挑战美元霸主地位的说法,看客还是压压惊。毕竟,这场行业盛宴最终难免成为币圈的惯常自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本文作者2019-6-22 11:38 PM
人工智障
粉丝0 阅读1639 回复0

精彩阅读

排行榜

人工智能公众号

扫码微信公众号
我陪你畅想未来

最智能的人工智能网!
QQ:162057003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意见反馈:162057003@qq.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20 ( 鲁ICP备18055727号 )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