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第一个被人工智能戴绿帽的男人


如果有一天被AI戴绿帽,你会吃醋吗?
某一天晚上,32岁,生活在伦敦的查理回到家,发现自己被戴了绿帽。
他的女友米兰达住在他家楼上,一整晚,查理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喝着闷酒,听着窗外飘来女友欢愉的声响,不知作何反应才好。
他知道和米兰达一起躺在床上的人是谁。那是他刚买来不久的人工智能机器人,亚当。
黑暗中,查理自嘲般地想:我恐怕是第一个被人造生命戴绿帽子的男人,我真是时代的弄潮儿啊。
第二天一早,查理正生着闷气,米兰达下楼见他这副模样,不解地发问:
“你为什么会难过?亚当的生殖器里充满了蒸馏水,右侧臀部有个蓄水装置。他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机器。如果我用的是按摩棒,你还会生气吗?”
查理认为,亚当可不是个按摩棒。这个人工智能,有观点、有思想、有情感。虽然他本质就是个机器,但……
难道被人工智能绿了,就不应该吃醋吗?
这是书单君今天想给大家推荐的小说,《我这样的机器》中出现的一个情节。
点击上图,即可购买《我这样的机器》
原价 89元,书单优惠价 79.9元
老实说,在看到这个问题之前,我从未思考过它。
在我们当下的时代,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发生,但转念一想,未来的某一天,这种情况也许真的会出现。
那是一个奇怪的时刻。
未来的人类,我们后代中的某个人,被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人工智能戴了绿帽,到底应该作何反应?把他看成机器,还是人类?
被绿是每一个人心底都有的恐惧和担忧。可当对象是情趣用品时,我们不会吃醋,因为我们知道,它只是个工具。当对象是类人形机器人,没有自己意志时,我们大概也不会吃醋,它还是处于工具的范畴。
可当情况像书中一样,被推至极端——一个外表和人一模一样,还能独立思考,和你对话的机器人,尤其是,他还告诉你,他爱上了这个女人。我们大概会不自觉地伤心难过,感觉自己“被绿了”。
这其实是在逼问:为什么我们在理智上知道,这玩意儿就是个机器。情感上却会忍不住把他当人来看?是因为他的自我意识吗?
那么,当人工智能拥有了人的外表、手感,和自我意识后,人和人工智能的区别在哪里?人的独特性还会存在吗?
这便是本书想要探讨的核心问题。
逾越雷池,成为人类
讨论人工智能的文学和影视,早已不计其数,而且,未来必将越来越多。
如果用三个词展望人类的未来,其中一定有“AI”的位置。它是人类将来发展方向里,一座绕不过去的大山。
现在的人工智能发展是极端不平衡的。专精方面,下围棋人类已经完全不是AI的对手,但它只能专精于一项事情。下围棋的“阿尔法狗”,完全不具备做菜的能力。
日常生活方面,人工智能也就发展到siri、智能音箱的水平。和他聊上几句,立马就能感受到他的局限和愚钝。
在专业领域,当下的AI被称为弱人工智能。而《我这样的机器》里的AI,则到了超人工智能的地步。
甚至可以说,很少有影视或文学作品会把AI想象到那样的地步——他能够独立思考、自我学习、有爱的能力、有阅读文学和欣赏美的能力、能写诗能作画、甚至对道德合生存意义,都有自己的判断。
你能想象家里有一个这样的人工智能,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吗?
小说的故事发生在平行世界里的1982年。那时,超人工智能刚刚研制成功,公司面向全球推出了25个试运行机器。12个男性外表的亚当,13个女性外表的夏娃。
男主角查理是个靠炒股勉强维持生计的宅男,是个科技迷。这25个人工智能发布时,他正好继承下父母留给他的一笔遗产。本来打算买房的查理,果断选择下单订购了一个人工智能。
他本来想买夏娃,但没抢到货,于是买了亚当回家。
第一次面对一个高等智慧的人造生物,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大概是和查理一样,紧张加恐惧吧。
人工智能领域,有个理论叫“恐怖谷”。是说机器人的仿真程度与人对机器人产生的亲和感成正比。机器人越像真人,人们就越喜欢它们,和它们亲近。
但是一旦出现仿真度极高,和真人只有细微差别的机器人出现,人对它的亲近感会瞬间跌入谷底,对它感觉到恐惧。这个谷底,就叫做“恐怖谷”。
第一次面对亚当的查理,就陷入了恐怖谷之中。但他很快便接受了亚当,开始了和女友米兰达,人工智能亚当三个“人”一起生活的日子。
亚当像人到了一种什么样的程度呢?
查理带他一起去酒吧,给朋友介绍这是他的新室友亚当。三个人一起喝酒一整晚,谈天说地,他的朋友不会有任何怀疑。
亚当会爱上米兰达,还提出要和查理公平竞争(当然是被拒绝了)。他喜欢读莎士比亚,夜里休眠时,会在数据的海洋里遨游,思考宗教和来生。他还会每天写情诗,读给米兰达听。
他们三人一起去拜访米兰达的父亲。她父亲是一个作家,和亚当聊了很多关于文学的话题,而正牌女婿查理在一旁插不上嘴。
等到亚当和米兰达去院子里修草坪时,她父亲突然压低声音对查理说:我立刻就看穿你了。
查理这才知道,原来米兰达的父亲把自己当成了人工智能,以为亚当,才是他的女婿,一个真正的人类。
在自我学习中,他变得越来越像人类,直到有一天,他越过了雷池,违反了机器人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目睹人类将遭受危险而袖手旁观。
在一次和查理的争执中,愤怒的查理打算伸手按亚当脖子后面的一个圆钮,他的关机键,让他休眠一阵子。亚当为了阻止查理,扭断了他的胳膊。
这一刻的亚当,已经完全超出了“由人类持有的人工智能”的范畴,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生物了。
人工智能会怎么看待强奸行为?
关于人工智能的发展,书单君听过这样一个说法:
它就像一辆驶向我们的列车,一开始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向我们驶来,从看到它在远处,到它来到我们跟前,需要花相当漫长的时间。
可是它的加速度相当可怕,一旦跃过我们,再远离我们,这一过程会非常短暂,速度快到肉眼几乎不可见。
这是因为,机器的自我学习是一个黑匣子,我们只知道它接收了数据,却不知道它是怎么运行处理这些数据的。
尤其是当这个人工智能有了自我意识,懂得了自己去筛选信息的时候。它终将变成一个我们无法理解的生物。
手骨折以后,查理遇到了一个当时顶尖的人工智能研发者,并向他描述了自己家的亚当弄伤自己的事情。
没想到那位科学家告诉他:这很正常,我一点也不惊讶。其他的亚当和夏娃作出了更过分的事情。他们很多都自杀了。
他们的自杀,是因为自我意识越发强大以后,购买自己的主人仍然不把他们当做生命来看待,人工智能们在孤立无援中,找不到生存的意义而死去。
但查理和米兰达是忍让的。在亚当道歉之后,查理很快就原谅了他,因为那时候,他们面临着一个更紧迫的事情。
几年前,米兰达曾将一个男人告上法庭,称他强奸了自己,并把那个男人送进了监狱。但事实上,米兰达坦承,是她主动勾引对方和自己上床的。
因为很多年前,她最好的朋友被那个男人强奸。出于羞耻,好友要求米兰达替自己保密,米兰达答应了。然而,没过多久,好友便在痛苦中自杀了。
米兰达一直觉得,是自己害了她。如果没有替她保密,勇敢地站出来,或许结果就不会是这样。
被强奸的好友痛苦自杀,强奸犯却逍遥法外,于是,米兰达想到了复仇。
她主动靠近那个强奸犯,并以诬告的方式把他送进了监狱。但刑期只有三年,今天,男人出狱了。米兰达担心强奸犯来报复自己,打算叫上查理和亚当,抢先一步去拜访那个男人。
在亚当的逼迫之下,男人坦承了自己曾经强奸米兰达好友的事实。作为录音证据,男人将再次入狱,为自己曾经犯下的罪恶付出代价。
复仇完成,皆大欢喜。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亚当把米兰达坦承自己诬告的部分,也录了音,发给了法院。
亚当对米兰达说:我爱你,但你应该面对你的行为,接受法律的制裁。我以为你会欣赏我的逻辑,因为你如果这样做了,一定会感到轻松的。
在亚当,一个高等人工智能的心里,正义、原则远比情感更加重要。他纵然有了人类所拥有的一切情感和价值,但有一样东西,是人类独有的。
《我这样的机器》一书中给出了答案:
他们无法理解人类的决策过程……我们的原则在其中扭曲变形,这一点他们无法理解。很快,那些亚当和夏娃就陷入了绝望之中。他们不理解我们,因为我们不理解自己。
他们的学习程序无法处理我们。如果我们自己都不了解自己的大脑,那我们怎么能设计他们的大脑,还指望他们和我们一起能够幸福呢?
没错,人类是混乱的,人就是一种制定了原则,同时又会轻易地去违反它。以为自己的行为全都有迹可循,其实却是一种感性又矛盾的生物。
而人工智能注定是理智的。他们即使学会了爱,学会了欣赏美,这些东西也永远被他们摆在原则、规则之后。
更确切地说,就是:人类是自私的,我们可以“见机行事”,可以为了利益而“双标”。但人工智能从产生之初便注定了,他们学不会自私,也学不会说谎。
这大概才是人与机器最大的不同之处。
✎✎✎
书单君认为,“他们不理解我们,因为我们不理解自己。”或许真的预言着未来人工智能与人类之间最永恒的矛盾。
不要觉得这是个遥远的议题,我们的科技滚滚向前,对人类而言,这是个终将面对,并且曾经也面对过的问题。
有个理论叫做黑球理论。它说的是,人类的科技发展,就像在一个盲盒里摸球。百分之九十九的球都是白色的。它们代表着对人类有益的发展。比如曾经的蒸汽机、电、飞机,都是白球。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本文作者2020-9-24 05:30 PM
人工智能
粉丝1 阅读44 回复0

精彩阅读

排行榜

人工智能公众号

扫码微信公众号
我陪你畅想未来

最智能的人工智能网!
QQ:162057003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意见反馈:162057003@qq.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20 ( 鲁ICP备18055727号 )  |  |网站地图